主页 > 生活无人 >【独家】停止践踏 别让世界遗忘了活古迹 >

【独家】停止践踏 别让世界遗忘了活古迹

生活无人 2020-06-13 387
【独家】停止践踏 别让世界遗忘了活古迹
独家报道:刘金莹、黎添华

【独家】停止践踏 别让世界遗忘了活古迹

旅游也能“永续”,但,这需要有远见的部署。

任何政策都会衍生一场局面,而任何局面也都会左右政策的制定。这,就有如鸡和鸡蛋的关系般。 

旅业发展也一样,怎样的旅业管理就会引来怎幺样的游客,而怎幺样的游客类型则会衍生出怎幺样的相关服务业,然后又转个圈又进一步左右着旅游管理和相关政策的制定。接下来的这一篇,让我们一同看看,方向失焦的旅游目标、目光短浅的政策及管理,以及上述情况所引进的游客,会如何进一步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,而我们究竟又能做些什幺呢? 

不健康的旅游管理将引来许多的“打卡游客”,他们短时间内或许真的刺激了经济,带动当地的活动,但是,长远来说却加速消耗槟州的旅游业发展,不过,其实最可怕的是,他们可能践踏槟城的美。 

槟城古迹信托主席林玉裳就点出一个重点:文化游客才会尊重文化遗产,非文化游客来到只是走马看花,比较不懂欣赏文化,也不会尊重文化和遗产。 

她举例,前一阵子她带一个中国游客到姓周桥参观,同行的朋友要拍照,但因为居民住在里面,屋主对他的行为感觉不悦。

她立刻阻止向该游客解释,因为这是活的文化遗产,所以不能拍照。但对方居然说,这就是世界遗产要付出的代价,因为世界遗产就是全人类共同拥有的遗产。 

“但我纠正他,因为世界遗产是全人类共同保护及维护的遗产,拥有和保护是两码子的事。由此可见懂得感谢文化的人,才会负起责任去保护它;不懂感谢的人,会觉得该文化遗产是他的,认为踩烂古迹也好,是他的自由。” 

汗水带酸性毁古迹

她透露,她常去中国旅游,不会随便触碰古迹,因为汗水有酸性,有可能会破坏古迹,拍照也不会不拍人,因为要尊重当地居民。 

她说,她给导游上课时,会叫他们向游客强调槟城的独特性,它是活的历史城市,每天看到的都不一样,不似到柬埔寨吴哥窟旅游,每次看到的都一样,因为在槟城早午晚所见都是不一样的东西。 

“就像你到国家公园游玩,你不可能随意的去踩踏那些花草树木,因为一旦破坏了,下次来就看不到了!同样的,若你随意去蹂躏古迹,那些居民觉得受威胁就搬走,那幺下次看到的只剩下建筑物——毫无生命力的建筑而已。” 

她说,槟城也替很多代人保存了记忆,如新加坡和香港人喜欢来槟城旅游,因为他可以带孩子来讲故事,回叙以前的生活,说明了槟城保存了很多国家不同代人的记忆,因此应保存传承到下一代。 

【独家】停止践踏 别让世界遗忘了活古迹

林玉裳:游客了解景点内涵,才会欣赏体会。

应制止改建画蛇添足

对古迹保育甚有心得的唐纳指出,失衡的旅游管理不仅会令文化商品化、提高犯罪即盗窃罪案率、旅客及居民的关系也会恶化等,例如意大利的威尼斯,也因管理不当而导致到处都是垃圾。 

另外,他也说,乔治市有部分古迹建筑物,经过建筑设计师“改造”后已面目全非。有的被髹漆成鲜艳的颜色,有的使用不适合的漆料,有的建得特别高,严重影响古迹区的市容。政府应该制止发展商或建筑设计师在古迹区或古建筑物上“画蛇添足”。 

他也建议,政府可以举办更多与推广传统文化有关的活动或庆典,让更多非物质文化得以传承下去。

保育工作势在必行

唐纳认为,乔治市古迹保育工作势在必行,他呼吁政府对旅游业作出适当的规划,甚至强制执法。 

他也以不丹作为例子指出,不丹在旅游业方面采取了很谨慎的做法,因为他们知道若不控制游客量,将会造成无法挽救的影响。 

1974年不丹旅游业发展初期,即有287名游客到那里旅游,1991年不丹即将旅游业私有化。经过有组织的领导下,许多不丹游客皆对不丹的文化有很深入的认识,同时也令旅游业蓬勃发展,至今大约有500位旅游经营者及2万5000名游客,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3年也提高至25%。 

此外,中国肇庆至今仍努力维护传统行业,如制造漂亮的青铜服装面料,他们也控制游客人流。 

美国罗莱纳州查尔斯顿也因为致力于文物保护、保守规划、强烈控制及当地人的支持下,成为最热门、亲切及合心意的外出地点,它更获多本杂志选为最热门的旅游地点。 

当地市长30年来靠着远见和决心努力保护当地独特的地方,他们更重视公民计划及城市结构的保存,确保每个城市都有良好的市容。 

【独家】停止践踏 别让世界遗忘了活古迹

许月清:乔治市变化大,令有些游客更扬言不会再重游槟城。

许月清:老行业没落浇熄游兴

尽管旅游业发展会带来许多好处,但弊端却也不少,尤其是当我们的旅游管理不当时。失衡的旅游管理不只令租金、产业价格等上涨,结果是各式咖啡馆、民宿四处林立,反观传统老旧行业却渐渐没落,甚至“一店难求”。

荣获文化遗产专业导游认可的导游许月清就表示,乔治市大幅度的变化,令有些游客更扬言不会再重游槟城。 

“老行业没落,就等于原生态消失,这会破坏游客重游的兴致。

拥有20年经验的她说,游客反映,他们看到槟城出现变化,老旧行业渐渐消失在大家眼前,原貌也已大大不同。

“以前的游客离开后表示下次还要再来,但近来的游客却表示不想再回来槟城旅游。” 

乔治市申遗成功的幕后推手,即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总顾问理查就曾说过,古迹保育与旅游其实是两码子事,如果保育的目的是为了卖掉,倒不如去打造一个娱乐公园更好。 

结语:旅游管理“永续化”

若从数据上来看,乔治市的游客增长,无疑是旅游业发展的正面信息。这是不争的事实,但,却未必是全面的反映。

我们的游客多了,但懂得欣赏的人有多少?我们的游客增加了,但是否真的带动了本土经济?我们的游客多了,但长远来说是否在加速本地旅业的萎缩,令它在一片内耗中加速灭亡?不,我们可能没有考虑过这些,我们的决策人甚至因为没有听过“旅游管理”一词,而使得此篇专题无法取得官方论述。

当我们都在谈论“永续”概念之际,我们在旅游这一块领域中可否也以“永续化”方式来拓展?我们要的是游客在旅游时更懂得欣赏槟城的文化与古迹,他们不会在旅游时破坏这些景点,更不会有投资商大量涌进,然后以大肆购买的方式来蹂躏乔治市,然后把原生态给破坏,把活古迹一一赶走。

须知,唯有妥善且全面的旅游管理,我们才会迎来有素质的游客;数字不一定是关键,却应该看重其素质。这样,我们的旅游业才能走得更远、更久。

手记:失去了才会想要挽回

撰写这篇专题的过程中,我曾一度怀疑:我们为何要想那幺多?游客数字高涨不好吗?酒店、咖啡厅增加了,不好吗?但,接近尾声时,我却是内疚的。

我们都短视。所以我们不介意到访的游客是否真的懂得欣赏槟城的美,然后顺势地部署了一系列的相应策略,继而再吸引更多游客到来。但,我们没有认真看待这对槟州旅业的长期发展究竟是好或是坏。我们甚至不曾仔细思考,我们要如何走得更长远。

还记得那天与张吉安访问时,他交待笔者一定要书写他的一段话:“或许,当我们失去了、后悔了,我们才会重新思考这个问题,然后才会思考要如何回到当初。”

尽管,那时我们可能得花上比现在更多的努力与时间,去挽回当年失去的万分之一。